相关文章

月子会所开店速度暴涨 临时租月嫂搭成草台护理班子

  随着二孩政策放开,越来越多的母婴机构看中了月子会所,想要分这块蛋糕,据业内人士透露,这几年,月子会所扩张数量惊人,但与此同时,行业内鱼龙混杂的现象也多了起来。中国保健协会母婴家庭保健服务专业委员会相关负责人指出,缺少行业准入门槛是导致乱象丛生的核心因素。

  青年报首席记者 范彦萍

  女儿在会所染上红眼病

  张女士昨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起当年入住月子会所的经历,迄今仍后悔不已。“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花钱把宝宝送进月子会所。看着医生给宝宝涂药水,太心疼了。早知如此,还不如家里请两个月嫂呢。”

  她回忆说,自己当年订的6万多元的套餐,已经算是比较贵了。月子会所就租在五星级酒店里。入住后才发现一切都和销售时说的相差甚远。“人手不够,卫生条件也不好,小宝宝晚上睡在一起,导致交叉感染。所谓的医护人员就像外面的阿姨一样,毫无专业性可言。”

  从会所回来后,张女士发现女儿得了红眼病和鹅口疮,一直不见好转。“一开始,我没有朝这方面想。月子会所里有个妈妈课堂,有一天突然停掉了,我也没多想。后来打电话和其他妈妈聊起,才得知是对方的孩子得了红眼病。再后来听说我们那批坐月子的妈妈的很多小孩都感染了,最严重的一个孩子甚至患了肺炎。”

  在交涉后,月子会所退了一部分钱,但因为忙于照顾孩子,最后张女士放弃了继续维权。时隔多年,她还是不能释怀。“促销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,称会有医生和专业的护士。结果到了那里什么都没有。倘若有专业的儿科医生去看一下,就不会导致集体感染的事件发生了。